威少被扔爆米花欧文被水瓶爆头 NBA球迷怎么了

2021-06-03 16:00 来源:新浪体育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深度| 新浪体育 #深度NBA

在凯尔特人和篮网队东部首轮第四场比赛结束后,篮网当家球星杜兰特说:“我理解波士顿球迷对欧文的不满,可我希望我们这轮系列赛不用再回到这里了。”

并不是凯尔特人队有多么难缠,让杜兰特不想回到这里。

这场比赛从第二节哈登和欧文齐发力后就再无悬念了,篮网三巨头合力砍下104分,全队141分的单场得分也创下球队的单场季后赛得分记录。

波澜不惊的比赛过程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反而是凯尔特人一位狂热球迷的举动,抢了球员的戏,成为当晚篮球版面的主角。

比赛结束后,在篮网球员返回更衣室的途中,有一个球迷向欧文扔水瓶,有现场目击者称,观众投掷的水瓶擦伤了凯里-欧文的头部。

后来据报道,这位球迷已经被现场安保人员带走。据TD北岸花园球馆官方声明,向欧文扔水瓶的球迷已被逮捕,同时被TD花园球馆判定终身禁止观赛。

欧文曾在凯尔特人效力两赛季,效力之初他还曾承诺要在合同到期后和球队续约,可在凯尔特人的第二年,球队多名年轻球员谋求续约,海沃德又因大伤初愈表现不佳,种种矛盾爆发让欧文心生去意,在两年前离开了波士顿。

因为这层关系,当欧文回到凯尔特人主场,迎接他的就是漫天的嘘声和FxxK的问候。

球迷会冲着和他们有恩怨的球员破口大骂,粗口招待,可扔水瓶显然是过激的行为了。

问题是,最近已经不止一次发生类似的过激行为了。季后赛开始后,在费城,在犹他,在纽约麦迪逊,都发生了形形色色的类似事件。

在华盛顿奇才和费城76人的比赛中,威少因伤退场的时候,有76人球迷向他头上撒下爆米花,并大喷垃圾话。若不是有工作人员拦着,威少几乎要冲到看台上和该球迷理论了。

在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一名球迷向亚特兰大老鹰队后卫特雷-杨吐口水被镜头捕捉到。

在犹他主场,保安将三名球迷赶出场外,因为他们对孟菲斯灰熊队后卫贾-莫兰特的母亲起哄,并说了粗俗和种族主义的话。

莫兰特的父亲事后向ESPN透露,其中一个犹他球迷对他的妻子说了一句“关于性的直言不讳的话”。另一个冲他说:“我会在你的背上放一个五分钱看你跳舞(脱衣舞俱乐部的梗)。”

NBA官方对这些闹事儿球迷采取了迅速的措施。费城76人队、纽约尼克斯队和犹他爵士队都宣布他们已经确定了这些球迷的具体信息,并无限期地禁止他们进入场馆。

这些球迷都不是小孩子了,能进入球馆观战,还在能冲球星扔爆米花吐口水,咒骂球员父母的位置,必然也要支付一笔不菲的球票费用。

一群有钱的阔佬,大体上在球场外也是工作能力不俗,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体面人。为什么在球馆内肾上腺素激增后,竟能做出那么多不理智的行为呢?

前NBA球星伊唐-托马斯曾拿电影《角斗士》打比方。他说:“当角斗士们拼死搏斗时,观众们欢呼着想要看到更血腥的搏斗和更多的血。我想到了血溅到一个女人身上的场景,她在用手指擦拭的时候露出了病态的微笑。粉丝们到底有没有把运动员当人看?一个个球迷居然向球员吐口水,这很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平时的斯文人,在上万人的体育馆内,就不再只是个简单的个体了,他们会释放心内的野兽。原始的兽性,让他们把体育比赛不再当成体育比赛,而是一场没有流血的,你死我活的战争。

他们心中的自己,彷佛也变成了参加战争中的一份子,不能上阵杀敌,就用一些突破下限的方式去羞辱敌人。更何况他们中的不少人,其实本身就是平时隐藏很深的种族主义者。

2019年常规赛,威少做客犹他爵士队的客场比赛,三名球迷对他进行了充满种族主义歧视的侮辱。在爵士禁赛他们后,他们反告威少和爵士诽谤外加精神伤害,要求他们赔偿1亿美元。

因为诉讼的两人被公开了姓名,很多愤怒的网友在人肉搜索后发现,这两人是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在社交媒体上称威少是“黑鬼“,说他应该”滚回非洲“。

几百年来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早融入了美国人的日常。在平时再怎么装,去了球馆他们还是会卸下伪装。

欧文这次回波士顿之前就说过:“我就是期待与队友投入竞争,希望我们能将之严格保持在篮球范畴;没有任何争斗或种族主义——微妙的种族主义。人们从看台上口吐芬芳,不过即便如此,那也是这项运动本质上的一部分,我们只能专注于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

如他所料发生了扔水瓶的事件后,欧文说:“这让我看到了很多旧事物,有点潜在的种族主义的含义。他们像对待动物园的动物一样对待我们。像这样扔东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当年贾巴尔离开密尔沃基,就是因为受不了当地严重的种族歧视,几十年后布罗戈登离开密尔沃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用某匿名球员的话来说:“如果你日复一日地看向人群,看到看台上经常有愤怒的白人暴徒,他们眼中充满仇恨,嘴里发出种族蔑视的声音,你会有多大的热情?”

球员一直被要求具有高标准的职业精神,但在涉及到观众辱骂时,一直存在着双重标准。几乎每个运动员都有类似的故事。他们被嘘,被骂,普通的FxxK问候也就罢了,有的球迷则会直接攻击球员心中最脆弱,最不愿被人触及的伤疤。

以前火箭队的球星麦克斯韦尔,在做客波特兰开拓者的客场比赛中,有两名球迷对他破口大骂,充斥着污秽不堪的种族主义词汇,其中一人提到了麦克斯韦尔妻子的流产。

这一触及底线的言论导致本就有着“疯子”绰号的麦克斯韦尔慢慢走到看台上,对说这话的球迷脸上打了一拳。事后,这名男子起诉了麦克斯韦尔,NBA此后将麦克斯韦禁赛10场,并对其罚款20000美元。

但当时那些球迷被如何处理了?并没有消息曝出。

21世纪NBA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导火索也是因为球迷的不理智举动。

后来每个人都在追究阿泰斯特,本-华莱士,小奥尼尔等斗殴参与者的责任,却忘了奥本山宫殿事件的导火索是看台上39岁的约翰-格林,他冲阿泰斯特头顶扔出了一瓶饮料,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事件。

事后我们记住了阿泰“NBA第一恶人”的名号,可能很多人却不知道这个叫约翰-格林的家伙,前科累累,有着酒驾,暴力殴打女性,伪造证件,私藏武器等等等等犯罪记录。

谁也无法在球迷进入看台前,清楚的知道他具体的身份。是否有前科?是否正失恋了?失业了?他们究竟是来看球的,还是想通过一场球赛发泄累积在心中已久的不良情绪?

球员们明明是想用自己的球技带给球迷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一次激烈的竞技比赛,却必须要承受不堪入耳的咒骂和可能从天而降的爆米花和水瓶。而遭受的这些对他们来说甚至“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对于球员来说,这一定是非常令人沮丧和矛盾的。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大声说过想念球迷,不想在空场的球馆里比赛。说球馆没有球迷,他们就不知为谁而战了,他们多么渴望座位能再次被填满。

但他们一定不会想念那些惹事儿的球迷。

就像詹姆斯所说,现在的科学技术,让球馆里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NBA官方需要用必要的资源和一致的信息来改变比赛的文化,尽可能地控制人群,找到创造性的方法来促进可靠的问责制。

它也许不会阻止每个人让他们的阴暗面出现,但它可能会让闹事儿的人感到恐惧,那些在蜂鸣器响起时还要回到生活中的人,让他们有一丝羞愧。

就像NBA官方发布的声明中所说的:尊重我们的比赛,尊重我们的球员。

点击可查看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

塞勒)